我应该如何与游戏制作能力相处?

  画家们能够创作画作,有时候是为他人而画、有时候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而画,有时候是为了记录某个东西而画。音乐家们也是这样,小说家们也是这样。而我是游戏制作者。

  从踏入游戏行业开始,我就是永远的游戏制作者。也从踏入游戏行业开始,我无法接受我是游戏制作者。人总是要工作的,但人的时间总量是一定的。投入时间给生活,就会减少工作成就的时间。

  我一直试图在行业中去做点什么,也一直试图做些独立游戏。但想要完完整整地做出一个完整的游戏何其困难,更别说制作出一个游戏之后的宣发、营销。这些都建立在试图让游戏变现这一目的上。

  距离我最初进入游戏行业已7年多。于是我开始思考,我应该怎样与我的能力相处。我所使用的某个工具的制作团队,将 McLuhan 的话作为了他们的招募启示的收尾。

  “我们塑造工具,然后我们的工具反过来塑造我们。”

  我早已拥有了游戏制作能力,可我从来没有思考过如何与它相处。

  现在我想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2021年4月10日,于故乡。


“We shape our tools, thereafter our tools shape us.”

Marshall McLuhan